关注鲍官资讯微博:
网站首页 > 军事 > 黑客入侵非法博彩app|故事:本科毕业我想考研,父母却说我是长子,赶快赚钱供弟弟上学

黑客入侵非法博彩app|故事:本科毕业我想考研,父母却说我是长子,赶快赚钱供弟弟上学

2020-01-09 14:39:22 来源:鲍官资讯 作者:匿名 阅读:4132次

黑客入侵非法博彩app|故事:本科毕业我想考研,父母却说我是长子,赶快赚钱供弟弟上学

黑客入侵非法博彩app,每天读点故事作者:闲庭枇杷

1.毕业即失业

小金永远不会忘记,7年前刚大学毕业的自己,面临着怎样的窘境。

都说毕业即失业,这话放在他身上,一点都没错。

虽然,他也曾算得上是个五讲四美的好学生,在家庭条件不好的情况下,一直努力学习,走出了山村,在城市里念了大学,成为村里家喻户晓的“文化人”。

要知道,他儿时的同伴们,要么早早辍学打工,要么在混个高中文凭就走上社会了,考上大学的,寥寥无几。

他还记得,父亲拿着那张通红的录取通知书时,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像个向日葵,就连素来不爱显摆的母亲,都不知在亲戚朋友面前炫耀了多少回:自己的儿子考上大学了,还是一本,好学校!

直到出了山村,到了城市,他才知道自己和那些优秀同龄人的差距有多大。

虽然是一本的大学,却也不是211、985,他分数也并不占优势,比一本线高个10分而已,被调剂到了物理学专业。虽说基础学科好,但不考研的话,毕业真的不好找工作。

大学期间,身边很多同学过的丰富多彩,参加感兴趣学生组织和社团,谈纯纯的恋爱,聚餐、聚会,开黑玩游戏……

小金却要早早地考虑到生活,没课的时候,他总是找各种兼职做,发传单、去火锅店端盘子、给高中生当家教……

因为平时做兼职花去了很多精力,专业课又比较难,小金在期末考试前一个月每天都熬夜学习,最后成绩出来,也只是没有挂科而已,奖学金没有希望。

又因为他平时没有参加社团活动等,综合学分也不够,特长类的奖学金,也没有他的份。

就这样忙忙碌碌,一晃四年过去了,小金成了“毕业即失业”的那一拨人。

班上的同学,多半读研深造去了,还有几个出国的,老师也支持他们继续念下去。

小金也想深造,但他这时候真的没得选。因为上学迟,高中还补习过一年,小金毕业已经24岁了。

家里不止他一个孩子,弟弟比他小6岁,马上也要上大学了。弟弟成绩也不差,考上大学肯定没问题。

本科毕业我想考研,父母却说我是长子,赶快赚钱供弟弟上学。

家里哪里负担得起一个大学生再加一个研究生呢?

老师劝他考,说是研究生还是有奖学金的,也有补助,基本上都能平,自己不需要花多少钱的,成绩越好,越是不要花钱。

这话不假,小金懂,他父母不答应。

在父母看来,本科的学历已经是非常了不得了,在过去都是能当官的资质了,不如回老家,在县城银行上个班,既稳定,又在自己跟前。

他们还觉得,小金作为家里的长子,已经是出人头地了,后面要帮着补贴家里,把弟弟供出来,才是重要的。

纠结了很久,小金最后还是放下了书本,填了简历,开始面试,找工作。

事情并不是很顺利。

虽然学历在那里,但是专业比较冷门,和市场上要的人才条件不对口,小金的选择面很窄。在考虑未来发展之前,他首先要考虑是生存。

7月毕业,他直到11月才找到第一份工作,在一家公司当策划助理。

这份工作,实际上和他学的专业完全不对口,也毫无门槛可言,说白了就是帮工,哪里缺人去哪里。

即便如此妥协,小金过得依旧相当辛苦。

为了节省房租,小金住在离公司10公里之外的小区里,一个月租金800元,只有一个小房间,上下班坐公交比较方便,只是在路上花的时间比较长,早晚高峰要1小时才能到。

一个月工资只有4000元,在这个二线城市里,勉强能生活而已,小金也不愿意去做销售类的工作,因此只能拿着死工资,没有提成可言。

工作找到后,小金给家里打了电话。

在电话那头,父母听到小金说一个月工资只拿4000元时,有点不高兴了。

父亲只是沉默,母亲却忍不住抱怨:“怎么读了大学,还没有没念书的挣得多呢?老张家孩子,高中毕业就没读了,现在一个月都拿1万多!”

小金没解释,他知道解释没用。在父母眼里,考上大学就等于是出人头地了,父亲甚至还问过他,毕业包不包分配?以后分不分房?

时代的印记烙印在父母的陈旧的思想里,小山村隔绝了人群,也让他们没跟上时代的变化。

在小金父母眼里,供着孩子考上了大学,就像是古代状元金榜题名,接着就是衣锦还乡了,再不济,也要拿个金饭碗,吃个公家饭,房子票子都有了。

村子里爱嚼舌根的人,偶尔也会在小金父母面前提:“书读多了,就会变成白眼狼!哪里还看得起咱们农村人,就算是爹娘,扣着个农民、没文化的帽子,一样让孩子看不起。”

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一来二去,小金父母心里难免起了疙瘩。比起远在外面的大儿子,跟前嘴甜人勤快的小儿子,更让二老觉得心里舒坦。

刚工作的小金,生活上总是捉襟见肘。

毕竟,家里没给一点补贴,自己还没拿到工资,却要交“押一付三”的房租。幸好大学时做兼职攒了点钱,他还能支付得起几个月的房租,好歹是缓了一缓。

拿到第一个月工资的那天,他给父母网购了水果,寄回了到家。打了个电话,想说让他们记得收快递,却听出了母亲声音里有些不满。

追问之下,母亲委婉地说:“你现在挣钱了,是不是每个月得往家里交点?毕竟我们供你读书也不容易。不要多,一个月500块就够了。”

小金的笑容还在嘴边,听了这话,瞬间僵住了,有委屈,想解释,但无言以对。

老实说,母亲的要求也在情理之中。但自己现在的状况,收入勉强能自保而已,又一想,500元也不算多,咬咬牙,答应了。

于是,每月工资4000元,房租800元,给家里500元,扣掉保险325元,只剩下2375元,仅够他一个月的开销。碰到要买生活用品、换季买衣服的时候,怕是都不够。

从校园到社会,小金就这样进入了职场,前途一片迷茫。

2.所得皆有代价

原以为,上了大学,未来就是一片光明了,在校园里,同样上课同样吃食堂,没觉得多大差别,毕业就被打回原形。

不得不承认,曾在井底看到的天空是他人微不足道的片羽,费了好大力气触摸到的白云,早已被数不尽飞过的人踩踏。

好在,小金也没那么脆弱。

在学校的时候,他被生活推着走,按课程表决定每天的行程,多的时间就做兼职,像个陀螺一样转不停。如今找到工作了,每天上下班记在公交车上,反倒让他多了很多思考的时间。

他清楚得很,照着当前的工资和岗位,他得向天再借500年才能改变命运。必须做点什么,改变现在的局面,至少要有希望啊。

白天总在紧张和繁忙中度过,小金一边做着杂七杂八的工作,不是帮领导查个资料,就是准备活动的物料,搬东西、看场地……准时下班的时候很少,根据实际情况加着班。

公司还算体贴,加班到9点,还会发15元的打车补贴。小金却也舍不得花这钱去打车,只要有最后一班公交,再累也要拖着疲惫的身子去赶公交。

刚开始的时候,小金到家还能很快睡着,过了几个月,一分钱没有存到,小金开始慌了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哪怕小金白天很累了,在夜里还是会失眠。他不知道明天是否又是重复的繁忙而无效,想要换工作,却找不到自己求职的优势,更是没办法失去这一份微薄的收入。

每天上下班坐公交的时候,他都怀揣着不安的心情,在网上查着各种做兼职挣钱的方式。做家教、写文章、淘宝刷单……他见到过很多五花八门的回答,的确有人通过这些方式挣到了钱,可好像又不太适合自己。

他想起了大学时期的室友,小李。

小李是个电脑控,虽然学的是物理学专业,却对专业课程丝毫不上心,据他自己说,当时填志愿就是想学计算机,没想到调剂成了物理,要曲线救国,先上大学再说。

大学四年里,小李不是在打游戏,就是在学程序,大二那年还在学校创业中心申请了个店面,帮同学们维修电脑。

虽然小李因为屡次翘课受到了警告,也挂科多次,甚至毕业了只拿到毕业证没拿到学位证,却是班上最容易找到工作的人。

小李毕业后去了一家科技公司,写程序,做软件开发,现在的月收入是小金的4倍多,一年拿14薪。

怎么早没想到呢?小金暗骂自己真是榆木脑袋。自己专业不好找工作,应该像小李一样,早点学一门好找工作的技术啊!

小金查了网上各大招聘平台,给程序员的工资都不低,都在1万以上,要求不限专业,而是看能力,掌握的技能越多,工资越高。

越看心里越痒,小金恨不得时间往回倒两年,自己跟着小李后面学,现在哪儿还用愁工作?

小金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学好程序,成为一名高收入的程序员。

打了电话问过小李,他知道了程序员分前端开发和后端开发,前端入手快,但要转后端就比较难。

想着后端开发程序员的收入可能更高,小金决定要学习后端开发,于是听从小李的建议,学习java语言。

他一边买二手教材看,一边在网上搜课程,尝试着自学。学着学着,渐渐就力不从心,觉得这些免费的课程,对想要成为后端开发者的自己来说,还是不太够学。

他知道,如果要快速成为一名专业的程序员,还是要报班,系统学。

可是,报班也就意味着花钱,他咨询了好几家专业的java培训机构,学费都在8000元以上。

贵是贵了点,但是能保证学完可以直接能就业的,这点非常吸引小金,他太需要快速改变现状了。

于是他咬咬牙,借了1万元的网贷。

先是交了半年学编程的学费8888元。剩下的1000元多,凑上自己原有的不到3000元的积蓄,买了一台性能不错的笔记本电脑作为学习的工具,这是他从小到大花钱最多的一次。

半年的时间里,小金上班时像个机器一样地工作,害怕因出错而失去这份工作,下班再晚再累,都会把当天的课程听完,没有忘记自己要成为一名程序员的初心。

繁忙的城市,一间小小的出租屋里,住着一个平凡的毕业生,他有一个不甘平凡的梦想。

那一台笔记本就是他的全部希望,每天在学习写代码的时候,他就感觉自己回到了高考前,虽然很累很辛苦,但是前方的光芒越来越盛,他相信,只要足够努力,就会有回报。

有人衣食无忧,有人精打细算,有人拒绝高薪要去旅游,有人为了好工作熬白了头。

半年很快过去,小金学得还不错,只是他没有开发的经验,直接找工作还是没有优势,要从底层做起,不能成为像小李那样的软件工程师。

目前的岗位就是底层,小金希望自己寄托了希望的新职业可以有一个更高的起点,他决定再熬一熬,报一个实训班,学完就可以直接做开发工作了。

凡事皆有代价,此时的小金,毕业还不到一年整,已经负债2万元了。

深知自己的现状,他工作更为卖力,学习更为认真,恨不得晚上都不睡觉,把24小时活成48小时。

工资一直没涨,也没有提成,没有兼职收入,每个月还要给父母500元,他一直过得紧巴巴。

每个月工资一到,先是付房租,再是给父母转钱,剩下的还要还花呗、付网贷的分期,这样的生活,让他提前步入了中年危机。

3.谈钱总是伤感情

好在,功夫不负有心人,一年以后,25岁的小金,总算如愿以偿,成为了一名程序员,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。

只是,和他想象中有些不同。之前一直太信赖培训机构了,以为学完了就是高级人才,孰不知,在it行业里,大神比比皆是,自己充其量是个半路出家的码农。

月薪8000元,虽然比不上室友小李,但好歹是原来工资的两倍了。

可小金丝毫没有送一口气,这一年下来,自己每逢遇到还不上分期的时候,就回去借新的网贷,这样一来二去,负债越来越多,现在他已经欠了有5万元了。

更加严峻的现实是,新公司的位置在市中心,寸土寸金。

而小金,真的不想再在路上花那么多时间了,他选择了住在公司步行20分钟的地方,房租每月1500元。

总的来说,小金的日子比前一年好了很多。除了房租之外,他其他生活成本都没怎么涨,自己也保留着节俭的习惯,所以负债也在一点点减少。

一年过去,26岁的普通码农小金,从负债5万减少到了负债3万,虽然依旧是负债,但好歹减少了40%。本来按照这个节奏,他很快就能还完了,可生活总是充满了未知的波折。

今年,小他6岁的弟弟也要上大学了。弟弟考的分数不高,大学学费一年3万,比小金上大学那会儿贵多了,父母在家很是犯愁。

到底还是疼老二,母亲打电话对小金说:既然你已经工作挣钱了,再帮你弟弟一把,学费你出一半。

小金才刚刚减少点负债,哪里出的起这个钱呢?

语气中才露出点为难,就被母亲堵了回来:你是老大,就要像个老大的样子!我们辛辛苦苦把你供出来了,不要你报答,对你弟好就行了,以后你爹娘都死了,他是你唯一的亲人!

小金知道,母亲说的也是在理,毕竟自己从小是被家里供出来的,在那么穷的山村里,别家的孩子要帮着家里干活,自己却还有看书学习的时间,也是因为父母把生活都扛着了,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

只是,和弟弟相比,这一碗水怕是端不平了。

“也就大学四年,等弟弟毕业了找到工作了,也就好了。”这么想着,他咬咬牙答应了,跟母亲说:“学费我出一半,1.5万元。”

没成想,母亲说:“这不够啊,你要拿2万给我。”

毕业3年负债5万我生活拮据,父母还逼我负担弟弟2万学费。

小金也有点恼火,说了句:“妈,我也是您儿子,总不能把我往死里逼吧?”

母亲听到小金略显粗暴的话语,在电话那头就哭了起来,父亲一把抢过电话:“你算什么东西?念点书就了不起了,就算你是天王老子,也得尊敬你爹娘!”

电话这头的小金,攥紧了拳头,胳膊上肌肉都绷紧了。从小到大,他一直都认为父亲是很疼自己的,不仅没打过自己,相对于时常暴躁的母亲,父亲要温和得多。

但是这一次,就连父亲也在指责自己,小金真的很难接受。难道,真的是自己错了?

为了钱的事,一家人闹得很不愉快。小金在那次和父母打电话起了争执以后,就很少主动给他们打电话了。

快到弟弟报名的时间了,小金实在没办法,找朋友借了2万,拿给了父母,去给弟弟交学费。开学那天他也陪着去了,一路领着弟弟报到、交学费、找宿舍、领被子。

弟弟比较懂事,也比较听小金的话,分别的时候,弟弟把小金叫到一边,跟他说:“哥,那天你跟爸妈打电话,我都听到了,你别怪他们,是我自己考得不好,才害你们花这么多钱。”

一番话说得小金心里暖,鼻子都有点酸,看着比自己小几岁的弟弟,又想着自己刚毕业时面临的窘迫,他有点感触,希望弟弟不要经历自己的这些困难,找工作能顺顺利利点,少走弯路。

他对弟弟说:“没事,哥没生气,你在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习,不要花时间去做兼职了,生活费不够跟哥说,你好好学习比什么都强,不要像我一样,毕业找工作都难。”

“我知道了,哥!你就放心吧。”两兄弟站在明媚的大学校园里,笑声爽朗。

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: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。

除了有父母的供养,还有小金的补贴。在学校里的弟弟,不仅能够有大把的时间专心于学习,还能参加学生社团,过上一种更为人所向往的大学生活。

弟弟比他高也比他帅气,在学校里经常和同学们一起打篮球、运动、聚餐,自信地约女孩子一起参加社团活动、踏青、秋游。

相比之下,小金的大学生活要无趣、瑟缩,并没有这些鲜亮的色彩。毕竟,那时的他,总是风里来雨里去地做兼职,为每个月的生活操碎了心,无暇顾及其他。

上学时就已经不自由了,现在更是每一步都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。26岁的小金,负债5万,虽然他成为了程序员,找到了未来的方向,但依旧觉得自己正在一点点失去对生活的掌控。

熬夜加班已是常态,肩周和颈椎时不时地作痛,过度劳累的身体早就提出了抗议,他也想去办一个健身卡,通过运动找回健康,可想想自己欠的债,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是把贴在肩颈的膏药换成了更贵的。

小金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了,一面期待着每个月发工资的日子,一面又在逃避这个日子。

11月15日,工资卡到账7564元,小金交了房租、还了花呗,再还了贷款的分期和一些小的网贷,只剩下1200元,母亲那里,又转去500元,只剩下700元,孤零零躺在那里,似是嘲笑。

700元,过一个月,怎么可能?他不得不继续提着花呗的额度,还要想着攒钱还朋友的那2万元。

工作上,小金更卖力了,他知道,只有自己的能力上去了,才有涨工资的机会。996式工作状态都没能让小金觉得安心,在每周一天的休息日,他依旧会花上几个小时学技术。

半路出家、天赋不高,又一身负债,上有父母、下有弟弟,他除了努力,别无他法。

4.立业难,成家更难

兜兜转转又过了一年,负债累累的小金已经27岁了,离大学毕业都已经3年了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自己是一条在水里泡着的咸鱼,游不动,也还没上岸,更不要说翻身。

这几年,小金变得有些麻木与后知后觉,觉得生活里没有什么是小确幸,只有一个又一个的小确丧。

比方说,新的一年,弟弟开学又要交学费了,2万元又要自己出了。

再比方说,公司的项目经理又在催自己提交代码了,改不完的bug让他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适合这个行业。

可是又能怎么样呢?就算是一条咸鱼,也还是一条鱼啊,毕竟,还有无数更小的咸虾米在,他们的日子更难过。

就算是过着社畜的生活,小金也依旧对未来抱有美好的期待。每当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他都会告诉自己:起点低的人,就更要往上爬了,哪怕只是上升一厘米,那也是进步。

这一年,他的努力更胜从前了,每天早起跑步,再晚到家也要看1小时书,0娱乐,0社交,他把自己当成一个机器,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。

进步是看得见的,因为能力的提升,小金的工资涨到了1万元,也开始接触一些核心的技术开发工作了。

小组的同事们,不少人是清楚小金家里的情况的,涨工资的那天,大家都很为他高兴,最平静的反而是他自己,对善意的祝贺只是回以微笑,并无他话。

那天下班后,他一个人去了一个小酒馆,点了一杯精酿啤酒,细细地品。

酒馆里有表演,一个妆容精致的短发姑娘在唱蔡健雅的《被驯服的象》,嗓音充满磁性,魅惑迷人,身边伴奏的吉他手同样技艺高超,舞台上的灯光闪烁,歌声像是魔法,感染了周围的人。

在唱到“迷路迷路迷了路,我就彻底被这团迷雾困住”时,歌曲到达了高潮,声浪传到小金的耳朵里,他觉得这好像就是在说自己,心里一阵发紧,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

他一口喝完了杯子里的褐色液体,感觉心里舒服了很多,离开了热闹的小酒馆。这里不属于他,热闹不属于他,鲜亮不属于他。

夏日的深夜微微有些凉,小金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,冷风一吹,就渐渐清醒了。一瓶精酿醉不了他,是绵长的烦恼灰暗了心田,是紧绷的神经引起了错乱……

“这样算的话,下个月就能开始减少负债了,少是少了点,比现在好多了。”小金自言自语着,把钥匙插入锁眼,打开了房门。

房间里,一张单人床是干净的棉质床单,他头一挨枕头就睡着了。

如果生活真如人所料,就也没有那么多的困扰了。

和后来遇到的难题比,小金此刻的生活算得上是岁月静好。(作品名:《负债的小金》,作者:闲庭枇杷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内容。

福建快三投注

最新
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与鲍官资讯立场无关。鲍官资讯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鲍官资讯对其观点、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该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