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鲍官资讯微博:
网站首页 > 健康养生 > 勘流体数字3|特稿|22楼飞下的三角阀,和两个被意外击碎的家

勘流体数字3|特稿|22楼飞下的三角阀,和两个被意外击碎的家

2020-01-11 19:42:30 来源:鲍官资讯 作者:匿名 阅读:3332次

勘流体数字3|特稿|22楼飞下的三角阀,和两个被意外击碎的家

勘流体数字3,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记者 朱丽珍

日子总会一天天过去,不被意外裹挟,带着希望前行。

1】来自河南和江西的两个家

人类的悲伤,多半并不相通。

大多数人或许早就忘记,一个多月前,发生在东阳的那起高空坠物事件。

11月13日下午4点左右,东阳紫金庄园h区,4岁的虫虫经过2栋楼下时,王爱菊的儿子祖某正在22楼室外装空调,一时失手,掉落一块金属三角阀,砸中虫虫头部。

如果不是这起意外,分别来自河南和江西的两家人,根本不会产生任何交集。

义乌稠州医院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,相隔130公里。一头住着60岁的王爱菊,一头住着4岁的虫虫。

这一个月,虫虫辗转东阳、杭州,三进手术室,一直在和死神斗争。

这一个月,祖某被刑拘,他和他的家人也陷入了指责、内疚的深渊。

两个家庭,几乎同时被砸碎。

2】十几张病危通知单

下午3点,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滨江院区神经外科病房,虫虫斜趴在枕头上,仰着脖子,眼睛盯着床角立着的手机,里面正播着动画片《小猪佩奇》。

这是虫虫一天中难得安静的时刻,更多的时候,他会突然哭闹,嘴巴张得大大的,却发不出什么声音,一脸痛苦,用手胡乱扯输液管。

他的右手,扎着置留针。妈妈说,用不了两天,针头就会因虫虫的拉扯不能用,又得重新换一个地方扎针。

一个多月,天天如此。

虫虫的四肢,因此留下不少针眼,还有大片淤青。

“实在找不到地方扎了……”虫虫哭闹时,妈妈总是轻轻拍打儿子的后背,试图安抚他,“妈妈知道你很难受,不要动,我们会慢慢好起来的。”

然而,在生死面前,扎针、淤青……对这一家人来说,都是小事。

从东阳市人民医院,到11月23日转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,虫虫三进手术室。

开放性颅脑损伤清创术、颅内多发血肿清除术、脑脊膜膨出修补术、去颅骨骨瓣减压术、皮下异物取出术……每一次听起来颇为复杂的手术,都是虫虫和死神的一次战争。

在这场战斗里,爸爸妈妈只能很无助地一旁看着。他们能做的,就是在各种文件上签字。

“目前病情危重,随时有生命危险……”这是病危通知书上的字,爸爸欧阳志强已经能背下来。

同样的病危通知书,已经收到十几张。

签第一张是最艰难的。欧阳志强清楚地记得,那时他手一直抖,抖得根本写不出像样的字。他生怕这字一签下去,儿子就醒不过来了。

最近的一次手术,是脑膜修补。出了手术室,见到爸爸妈妈,虫虫立即大哭起来。

心疼之余,欧阳和妻子更多的是高兴。医生说,对于一个伤到脑部的孩子来说,哭总比没有反应来得好。

3】无数个不眠之夜

虫虫的哭闹,总是不分时刻,尤其在晚上,他可能整夜不睡觉,闭眼几分钟,又突然睁开眼开始闹腾。

妈妈只能抱着他,在医院走廊里一圈一圈地走,轻声安慰,他才逐渐平静。

为什么哭闹?虫虫还不能开口说话,我们无从知道。

头上那么大一个伤口,肯定疼,很疼。

“以前他不肯上幼儿园时,总和我说,他本来不想哭,但想着要去幼儿园,就又哭出来。”妈妈猜想,现在虫虫或许也一样,“他在动脑子呢,想着自己被砸的事,太委屈了,想着想着又哭了出来。”

哭闹、乱抓……出了重症监护室,虫虫24小时需要人照顾。

爸爸没办法再去上班,妈妈也断了小儿子的奶,两人一直在杭州,陪着虫虫一关一关地闯。

这一个月,他们就睡在病房的躺椅上。为了省钱,吃喝换洗,全在医院解决。

苦吗?苦。但为了儿子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有些时候,妈妈在疲劳的恍惚间,会觉得像是回到了虫虫刚生下来时,是那么地柔弱。躺在病床上的那个4岁男孩,更像是一个婴儿,需要用尿不湿,只能吃辅食。

欧阳志强买来一台辅食机,花了很多心思制作各种辅食,就是想让儿子多吃点,快点好起来。

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手术,到其他医院接受康复治疗……在杭州,虫虫在几家医院辗转,爸爸妈妈就跟着奔波。

虽然两人没再睡过一个完整的觉,但只要虫虫有需要,他们都还能挤出使不完的劲。

现在,虫虫已经会执行一些简单的指令,比如让他去捏输液管,孩子就会颤巍巍地伸出小手。看到穿白大褂的医生,他会吓得大哭,躺到妈妈身后。跟他聊广场舞、幼儿园,他会安安静静地认真倾听……

任何一个可以证明虫虫在变好的细节,都是夫妻俩坚持下去的动力。

虫虫未来会怎样?多久能康复?医生也给不了答案,一切都要走一步看一步。

但在灾祸面前,人比想象中的要坚强得多,包括虫虫,也包括他的父母。

“虫虫比预想的恢复得好,相信他会越来越好。”妈妈把这句话挂在嘴边,不时说给别人听,更像是给自己打气。

4】还不知道真相的母亲

(一直在住院的王爱菊)

被意外砸伤的虫虫,是被爱包围着的,邻居,不计其数的陌生人,钱江晚报的读者,都曾伸出援手,为他捐款,给他的生命接力。

这起意外,曾经轰动一时。

但是,在义乌打工的河南人王爱菊,至今不知道这条新闻,她更不知道新闻的当事人——那个失手掉落三角阀的空调安装工祖某,就是她的儿子。

身边人在有意地瞒着她。

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也是一个被噩运包围的人。

去年5月,王爱菊的丈夫在清运垃圾时被撞身亡。今年10月21日清晨,王爱菊推着垃圾清运车路过义乌工人北路一条斑马线时,被一辆汽车撞断9根肋骨。

丧夫之痛,再加上伤重手术住院……家里人都担心,她是否能再承受一次命运的打击。

原本就已经风雨飘摇的家,因为小儿子的这次意外,更是雪上加霜,住院的王爱菊一时无人照料。

老家的三个女儿先后赶到义乌,承担照顾母亲之责,但姐妹仨都在老家务农,经济并不宽裕。到了义乌,连身上穿的衣服都要靠母亲工作的祠林社区的好心人施舍。

楼荷芳是祠林社区的工作人员,认识王爱菊已经七八年了。

说起这一家,她也只能叹气。

“怎么会这么倒霉呢?”楼荷芳一再地说。楼荷芳是看着他们一家在义乌打拼的,租住在车库里,一家人都老实本分,“儿子也很孝顺的,妈妈住院,再忙都天天去看望。”

出事后,儿子再没出现,王爱菊总是不停问。

楼大姐撒了一个谎:“我骗她儿子被外贸公司请到俄罗斯上班了,工资高,但是联系不上。”

老实巴交的王爱菊信了。

5】肇事方拿了两万块钱

和王爱菊不同,祖某的妻子早就知道丈夫出事了。她来自贵州农村,没有工作,出事时已怀孕两月,家中还有5岁和10个月大的两个女儿需要照顾。

光是家里的事,就让她自顾不暇。丈夫出了这样“天大的事“,她早已不知所措。

在义乌,祖某靠打零工为生,主要就是替人装空调,一天300来块钱。姐姐祖彩丽透露,到紫金庄园装空调,就是接到了包工头临时派的活。

祖某是家里唯一的男人,也是顶梁柱。

“11月底,弟弟已经被批捕了,人一时也出不来。”说着家里的事,祖彩丽总是忍不住哽咽,“真的没办法了。”

没了收入,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紧巴巴。

楼大姐曾到他们位于车库的家,正巧碰见一家人在吃白馒头配辣椒酱。之后又看到一家子在面馆吃面,他们把碗里的一小片肉,大姐夹给小妹,小妹又夹给了小侄女。

“有什么好吃的,都省着留给孕妇和小孩。”看不下去的楼大姐,拔了很多自家种的菜,给他们送去。

家里的顶梁柱什么时候能回来?仨姐妹都有自己的家要照料,无数个深夜,家里的女人们都只能默默流泪。

“我们都是当妈妈的,人心也是肉长的,孩子(虫虫)伤成那样,我们真的很自责,很过意不去。”祖彩丽说,他们曾去东阳人民医院看望过两次,“拿去两万块钱,我也知道不够,太少了,但已经是我们能够凑到的所有的钱了。”

可以预见,之后还要面临高额赔偿,但相对于金钱,晦气、做人不好……这些来自老家的流言蜚语,更让他们扎心。

6】出事小区正讨论安装摄像头

一起意外,不仅仅只改变了两个家庭。

在紫荆庄园,业主们也人心惶惶,大家都担心,下一次掉下的东西,会砸到自己的头上。

小区新的业委会已经选举完成,高空抛物被列入整治重点,一些细则正在制定。简单的像张贴安全警示,更专业的如安装高空摄像头等。

有业主介绍,目前小区正在落实资金,“后期这些都会跟上。”

而这起意外的影响力,早已超越了小区范围。

在东阳,当地检察院未检部门第一时间提前介入该案的引导侦查。另一方面,“拒绝高空抛物”系列行动校园法治宣讲正在开展。通过进校园宣传高空抛物的危害,介绍高空抛物、坠物行为将面临的法律处罚,从而从源头上倡导文明生活习惯的养成。

东阳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对照工作职责,开展了高空坠物隐患专项排查整治行动,在巡查过程中,对窗台、空调支架、易坠落的花盆、砖块、杂物等安全隐患,进行劝导并主动积极帮助整改。对辖区内沿街的屋顶广告、大型电子显示屏等户外广告及景观照明设施开展地毯式排查。对存在材料尺寸不规范、结构破损、锈蚀严重、闲置等现象的户外广告及景观照明设施,及时通知当事人更换或拆除。

而对从建筑物、构筑物内向外抛洒物品的行为,实行严管重罚。11月29日,东阳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一则通告显示,近期执法队员针对安全隐患发放《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》20余张,立案处罚6起。

意外的伤痛,促成了这些向好的改变。而两个家庭,也正在萌生新的希望。

虫虫带着大家的爱,在医院里拼尽全力。祖某的家庭,也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的温暖。

义乌市民政局得知王爱菊的情况,第一时间与稠城街道办事处、祠林社区、慈善总会对接,现已由祠林社区代王爱菊一家向民政局申请临时救助,并向慈善总会申请慈善救助。

日子总会一天天过去,不被意外裹挟,带着希望前行。

7】记者手记——

第一次见到虫虫妈妈,她哭着拉着我的手,求媒体“救救她的孩子”。儿子生死未卜,她的眼神里,只有一个母亲的绝望。

这一个月,她天天泡在医院。深夜抱着儿子在医院走廊转圈的是她;忍着泪水给儿子讲故事的也是她……当我再见到她时,是她笑着安慰我:“是的,虫虫会越来越好的,我们不急。”

不被意外裹挟,带着希望前行,说得总是容易,但真正能做到的人,该有多坚强的内心。

跟进事件一个月,在采访过程中,还不停地听到一句话:“这是一起意外。”

有人觉得,是意外,所以两个家庭都值得同情;还有人觉得,是意外,所以不值得深究和探讨。

其实,意外最喜欢钻漏洞。

后续我们问过很多空调安装工,都表示家电高空户外维修安装目前还没有明确量化的行业标准,更别说细致到怎么确保安装时零件不会意外掉落。

除了这些特定职业者,普普通通的我们,也可能成为意外的制造者。

当你随手从阳台扔下一张纸巾、一个烟头、一个空的易拉罐……谁又能保证,意外不会来得这么凑巧。

当有一天,更完善的规则被制定和执行,更文明的生活方式被推崇,意外或许就不再有可乘之机。

是的,小区在整改,城市在进步……但希望一切向好,不再以血淋淋的意外做代价。

最新

郑重声明:以上内容与鲍官资讯立场无关。鲍官资讯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鲍官资讯对其观点、判断保持中立,不保证该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